搜索
夏毛的头像

夏毛

网站用户

散文
202104/01
分享

被春天遗忘的榕树


夕阳西下时,我从你身边匆匆地走过。我故意低着头无视你凄美的微笑。

我真的不忍心看见你这副凄楚、憔悴的模样。在春暖花开、生机盎然的日子里,你怎么还穿着那件冬天的旧衫?我的内心,五味杂陈。我的眼前浮现那栩栩如生的一幕:

五百年前,春的气息弥漫在古老的天地间。春风吹拂,万物苏醒。一粒褐色的种子听见了春天的歌声后,再也捺不住寂寞。它在地上翻了个身,随后滚入了一条泥缝里。一个雨后的清晨,一根细芽儿从泥土里探出头来,东张西望,好奇地打量这陌生、美丽、神奇的世界。慢慢地,芽儿纤细的身子摇晃着往上长,越长越高,越长越壮。不久,它长出了几根脆枝,接着又有了零星的嫩叶......。寒来暑往,斗转星移。那最初的嫩芽儿,在风雨摇曳中、在炎炎烈日下、在天寒地冻里顽强地生长,渐渐地长成了枝繁叶茂的大树。这棵大树又从无数个春夏秋冬的轮回中,走到了今天,走进了我的生活。

那棵树就是你,一棵怀揣五百年沧桑岁月的古朴、雅致的大榕树。

记得,十五年前我初到这座城市。闲暇里,我几乎走遍了这里的大街小巷,探访了每一个旮旯角落。盛夏的一个傍晚,我有幸邂逅了你,就在中山街附近的那个古巷里。你,身躯庞大,盘根错节,枝条遒劲、华荫似盖;你,叶儿细小、浓密,苍翠欲滴;你在夕阳的余晖中,金光灿灿;你,雄姿英发地屹立在一个土堆上,俯瞰着周边一片片低矮的民居,守护着一隅安宁。那情景令我十分地震撼。

在常人眼里,也许你只是一棵普通、寻常的榕树。因为,在粤北以及周边,如湖南、江西、福建、潮汕、梅州、珠三角地区,各种各样的榕树随处可见。况且,比你长寿、健壮、俊美的大榕树数不胜数。据说,地球上的榕树有八百多个品种,仅在粤北大地就生活着十几种榕树,如大叶榕,高山榕、笔管榕、垂叶榕、细叶榕和小叶榕,等等。你是小叶榕家族中的一员。你的家族多半散居在赣南和粤北的城镇和村落里,滋养一方水土,与日出而作、日落而息的黎民相濡以沫、相生相伴。

然而,在我的心目中,你是不普通、不寻常的。

你,属于小叶榕中的精品,又名“雅榕”。你因沉稳、含蓄、乐观、优雅而得名。你虚怀若谷,与世无争,不像那大叶榕,傲慢成性,无时不在疯狂地扩张;你正直、仁慈、博爱;不像那细叶榕,狡黠、贪婪、恶意地抛撒大把的气根,索取源源不断的大自然红利。

自从见到你,我和你便结下了情缘。我常来巷子里看你,坐在你的脚下,仰着头跟你谈心、向你倾诉。我欣赏你高贵、优雅的姿态。瞧!你旁逸斜出的枝条与浓密、细小、均匀的叶子结合得多么的完美和艺术。你大大小小的枝条都是曲线伸展着的,极有韵律地扬起又下弯,又扬起。无论从哪一个角度看,你都像在翘着嘴角热情地微笑。

我敬佩你有博爱的情怀。你那树冠是青绿色的蘑菇般的圆顶,总有成群的麻雀在那叽叽喳喳地嬉闹。街头巷尾的老人们每天摇着蒲扇、坐在你的大腿根上打牌、下棋、话家常,孩子们用石块反复敲打你的脚,在你的脚跟下挖出一个个小通道。他们动辄钻进你镂空的怀里捉迷藏,或者爬上你身上像猴儿般跳蹿。而你只会笑着、由着鸟儿、老人和孩子们的任性,你似乎也很享受他们的享受。

在我的心目中,你是绝无仅有的、总让我想到父亲的一棵树。父亲都八十岁的人了,一脑头发还在黑着。他身子硬朗,腰杆挺立,精神矍铄,总爱操心家庭和周边的一切。父亲就像你这棵树一样,枝繁叶茂,有着顽强的生命力!父亲也像你这棵树,高雅、乐观、博爱、永远在微笑。

由于各种原因,我有好几年没去老城区探望你,心想,你这棵树肯定还是老样子;冬去春来,自然会吐故纳新,历久弥新,应该不会有怎样的不好。要知道,你才五百岁,正值悠悠岁月里的好时光。书上都说,你的寿命应该是丞相级别的,至少千岁吧!

那些年,我也好久没回过江西老家看望父亲。父亲一辈子生活自律、豁达开朗、热爱劳动,身强体壮,他应该也会很好的,与你这棵大榕树有得一比!何况,我的哥哥、姐姐都在家乡,又离得不远。我还有几个堂兄也在村里。此外,老屋里还有他那双胞胎的弟弟和弟媳相伴,我想父亲应该也不会有怎么的不好吧。他只是有时会爬上村后的高速公路,说那路一天到晚没几辆车经过,是散步的绝好去处。那次,我倒是很担心,接到姐姐的电话就急忙地赶了回去,责怪他老人家不该那样冒失。不过,情况也就这样,没有什么大不了的。

你所在老城区的改造工程开始后,原先四通八达的巷道几乎都被铁皮封锁了。去探望你已不再是件方便的事。我只能在金叶大道旁画着红色大圈、写着“拆”字的老屋的围墙边踮起脚尖才看得见你的身影。你依然微笑着,但隐隐地露出了几分颓萎与无奈。我不知道你究竟经历了什么;你没有了惜时的风采。

父亲被哥接去了城里后,我也只见过他一面。哥还带他去东莞住了些日子。想着有哥的精心照料,父亲活他个一百岁应该不成问题的。然而,事与愿违。等我再次要去故乡看望父亲时,他已驾鹤西去了。我在悲恸中反省,在极度懊悔中不能自拔。父亲在世的日子里,我并不是每日都在念着他,有时候甚至遗忘了他;而父亲却一直都牵挂着我们这些子孙后代,尤其是我等浪迹江湖的游子。悲哉!痛哉!

如今,粤北雄关下的这个城市,正在经历着天翻地覆的变化。你周围成片的矮房和棚户已被一幢幢的大厦所替代。你扎根的土堆已变成一个椭圆形的美丽花坛,紫色、黄色、粉红色的鲜花一簇簇盛开在你的脚下。可是,你却变成了更不好的模样。你勉强地支撑着干瘪的身子、披挂着一身稀疏的枯枝旧叶,像极了一位可怜的耄耋老人。再也不见有成群的鸟儿、闲情的老人和顽皮的孩子陪伴着你。

莫非,你把春天遗忘了?

每天,你孤独地坐在雄州大道西段丁字路中央那个妩媚花池上,像一位撑着大伞、饱经风霜的老人,在守护着那人来人往和车来车往。夜深人静时,你仍悠然地坐在那,默默地注视着远方,回忆着久远的故事,吟唱着古老的歌谣。

嘿,大榕树呀,你太像我的父亲!但是,你不可以像我的父亲!你得管好你自己!

也许,在这个世界上太少的人在真正地关怀你。不然,好好的你,怎么会在这短短的几年里说老就老了、说病就病了呢?如今,你真的病得不轻了。我想,可能是因为你的根系在楼盘和大道的建设中受到了伤害。还有,人们在硬化道路时,可能挖走了太多的你赖以生存的沃土,代之于坚硬的水泥和沙石,也未留给你足够的自由伸展的空间。你一定缺了营养,或者连水都快喝不上了。

我不能袖手旁观,我要去找市政、找专家。我相信他们一定会有办法!

我知道,你不会忘记春天,因为你爱春天。春天是你的经历,是你的生命,是你的梦想和希望!

说到底,大榕树,你没有忘记春天,而是春天遗忘了你!你需要春雨的摩挲、需要社会的关怀!

说到底,我的父亲本该得到子孙后代更多的关爱!

说到底,普天下的老人们都需要春天般的滋润与呵护!

哎,我的大榕树啊!你拖着憔悴的身子,仍在微笑着,在用心地看护这片土地。你,无怨无悔、一如既往地迎接朝阳、送走晚霞。然而,时节更新在即,你真的需要褪去冬装,换上一件清新、亮丽的衣裳了。

这不,粗心的春天已骑上小毛驴,正赶着去夏季。可是,她还没有替你换上新衣裳呢。

不!我不能放走春天。我要驾车,以光的速度,抢在春天的前头。

为了你这古榕树、为了天下的老人,我去把春天拦住!

 

 

image.png

我也说几句0条评论
请先登录才能发表评论! [登录] [我要成为会员]